<address id="nj37r"><del id="nj37r"><address id="nj37r"></address></del></address>
<ins id="nj37r"></ins>
<ins id="nj37r"></ins><cite id="nj37r"><noframes id="nj37r"><address id="nj37r"></address>
<listing id="nj37r"></listing>
<progress id="nj37r"></progress>
<ins id="nj37r"></ins>
<ins id="nj37r"><del id="nj37r"><progress id="nj37r"></progress></del></ins>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正文
國家發展改革委、國家能源局有關負責同志就《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發展規劃》答記者問
發布時間:2022-06-01 來源:國家發展改革委

  近日,國家發展改革委、國家能源局等9部門聯合印發《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發展規劃》(以下簡稱《規劃》)。《規劃》對“十四五”期間推動可再生能源高質量躍升發展作出哪些部署?記者專訪了國家發展改革委、國家能源局有關負責同志。

  問:我們注意到,《規劃》提出“十四五”時期可再生能源要實現高質量躍升發展,請問如何理解“高質量躍升發展”?在高質量躍升發展新階段,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將呈現哪些新的特征?

  答:黨的十八大以來,在習近平總書記“四個革命、一個合作”能源安全新戰略科學指引下,我國可再生能源實現跨越式發展,裝機規模已突破10億千瓦大關,占全國發電總裝機容量的比重超過40%。其中,水電、風電、光伏發電、生物質發電裝機規模分別連續17年、12年、7年和4年穩居全球首位,光伏、風電等產業鏈國際競爭優勢凸顯,為構建煤、油、氣、核、新能源、可再生能源多輪驅動的能源供應體系,保障能源安全可靠供應奠定堅實基礎。

  “十四五”時期是我國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、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第一個五年,也是我國加快能源綠色低碳轉型、落實應對氣候變化國家自主貢獻目標的攻堅期。我國承諾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、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,明確2030年風電和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達到12億千瓦以上,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已成為縱深推進能源革命、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重大舉措,也是加快生態文明建設、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客觀要求,更是實現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、踐行應對氣候變化自主貢獻承諾的主導力量。

  面對新形勢新要求,“十四五”期間可再生能源要在“十三五”跨越式發展的基礎上,進一步實現“高質量躍升發展”,體現在兩個方面。一方面,我國二氧化碳排放既要在2030年前達到峰值,還要在碳達峰后以遠少于發達國家的時間實現碳中和,必須在短短不到10年的時間內夯實能源轉型基礎,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勢必“以立為先”,進一步換擋提速,成為能源消費增量的主體,加快步入躍升發展新階段。另一方面,“十四五”時期,我國可再生能源既要實現技術持續進步、成本持續下降、效率持續提高、競爭力持續增強,全面實現無補貼平價甚至低價市場化發展,也要加快解決高比例消納、關鍵技術創新、產業鏈供應鏈安全、穩定性可靠性等關鍵問題,進一步提質增效,加快步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。

  進入新階段,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發展將呈現新特征。一是大規模發展,在跨越式發展基礎上,進一步加快提高發電裝機占比;二是高比例發展,由能源電力消費增量補充轉為增量主體,在能源電力消費中的占比快速提升;三是市場化發展,由補貼支撐發展轉為平價低價發展,由政策驅動發展轉為市場驅動發展;四是高質量發展,既大規模開發、也高水平消納、更保障電力穩定可靠供應。我國可再生能源將進一步引領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的主流方向,發揮能源綠色低碳轉型的主導作用,為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提供主力支撐。

  問:“十四五”是碳達峰的關鍵期、窗口期,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“十四五”規劃綱要也對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提出明確要求。請問,《規劃》設定了哪些新目標,提出了哪些新思路,部署了哪些新舉措?

  《規劃》錨定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,緊緊圍繞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%左右的要求,設置了4個方面的主要目標:一是總量目標,2025年可再生能源消費總量達到10億噸標準煤左右,“十四五”期間可再生能源消費增量在一次能源消費增量中的占比超過50%。二是發電目標,2025年可再生能源年發電量達到3.3萬億千瓦時左右,“十四五”期間發電量增量在全社會用電量增量中的占比超過50%,風電和太陽能發電量實現翻倍。三是消納目標,2025年全國可再生能源電力總量和非水電消納責任權重分別達到33%和18%左右,利用率保持在合理水平。四是非電利用目標,2025年太陽能熱利用、地熱能供暖、生物質供熱、生物質燃料等非電利用規模達到6000萬噸標準煤以上。這些目標是綜合考慮了各類非化石能源的資源潛力、重大項目前期工作進度、開發利用經濟性等多種因素確定的,能夠為完成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20%左右和2030年25%左右的目標奠定堅實基礎。

  為落實上述目標,《規劃》深入實施能源安全新戰略,一是堅持以高質量躍升發展為主題,以提質增效為主線,以改革創新為動力,二是堅持集中式與分布式并舉、陸上與海上并舉、就地消納與外送消納并舉、單品種開發與多品種互補并舉、單一場景與綜合場景并舉、發電利用與非電利用并舉,三是堅持以區域布局優化發展、以重大基地支撐發展、以示范工程引領發展、以行動計劃落實發展,重點部署了五個方面的重點任務。

  在供給方面,優化發展方式,大規模開發可再生能源。在“三北”地區大力推進風電和光伏發電基地化開發,在中東南部地區積極推進風電和光伏發電分布式開發,在西南地區統籌推進水風光綜合基地一體化開發,在東部沿海地區積極推動海上風電集群化開發。穩步推進生物質能多元化開發,積極推進地熱能規模化開發,穩妥推進海洋能示范化開發。在消費方面,促進存儲消納,高比例利用可再生能源。提升可再生能源存儲能力,優先促進就地就近消納,積極推動外送消納,加強可再生能源電熱氣多元直接利用,推動可再生能源規模化制氫利用,擴大鄉村可再生能源綜合利用。在技術方面,堅持創新驅動,高質量發展可再生能源。推行“揭榜掛帥”“賽馬制”等創新機制,加大可再生能源技術創新攻關力度,積極培育發展新模式新業態,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,強化可再生能源創新鏈支撐。在體制方面,健全體制機制,市場化發展可再生能源。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健全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機制,完善可再生能源市場化發展機制,建立健全綠色能源消費機制。在國際合作方面,堅持開放融入,深化可再生能源國際合作。持續參與全球綠色低碳能源體系建設,深化推進國際技術與產能合作,積極參與可再生能源國際標準體系和全球治理體系建設。

  問:習近平總書記在國際國內多個場合明確提出在沙漠、戈壁、荒漠地區加快規劃建設大型風電光伏基地項目,請問“十四五”期間如何推動大型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設?

 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可再生能源發展,親自謀劃、親自部署、親自推動沙漠、戈壁、荒漠地區大型風電光伏基地建設。目前,第一批約1億千瓦的大型風電光伏基地項目已開工近九成,以沙漠、戈壁、荒漠地區為重點的大型風電光伏基地規劃布局方案正在加快實施,向世界展現了 我國堅定不移推動能源綠色低碳轉型和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信心、雄心和決心。

  規劃建設以沙漠、戈壁、荒漠地區為重點的大型風電光伏基地,是貫徹落實黨中央、國務院決策部署,支撐如期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任務、推動能源清潔低碳轉型、提高能源安全保障能力的重大舉措。《規劃》明確提出以沙漠、戈壁、荒漠地區為重點,加快建設黃河上游、河西走廊、黃河幾字彎、冀北、松遼、新疆、黃河下游等七大陸上新能源基地;科學有序推進大型水電基地建設;依托西南水電基地調節能力和外送通道,統籌推進川滇黔桂、藏東南二大水風光綜合基地開發建設;優化近海海上風電布局,開展深遠海海上風電規劃,推動近海規模化開發和深遠海示范化開發,重點建設山東半島、長三角、閩南、粵東、北部灣五大海上風電基地集群。

  我們將堅持清潔能源開發與生態環境治理相結合,堅持規模化、集約化,加大力度規劃建設以大型風光電基地為基礎、以其周邊清潔高效先進節能的煤電為支撐、以穩定安全可靠的特高壓輸變電線路為載體的新能源供給消納體系,為保障電力供應、建設新型電力系統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提供有力支撐。

  問:《規劃》提出“以示范工程引領發展”,請問“十四五”期間將如何通過示范引領推動可再生能源創新發展?

 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。《規劃》堅持把創新作為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根本動力,堅持以示范工程引領發展,著力培育可再生能源新技術、新模式、新業態。

  一是技術創新示范。布局前沿方向,重點推進深遠海風電技術示范、光伏發電戶外實證、新型高效光伏電池、地熱能發電、中深層地熱供暖等示范,切實增強可再生能源產業創新力、競爭力。

  二是開發建設示范。聚焦多元融合,重點開展光伏治沙、光伏廊道、深遠海平價海上風電、海上能源島、海上風電與海洋油氣深度融合發展、規模化可再生能源制氫、生物天然氣,以及生物質能清潔供暖等示范,探索可再生能源多品種互補、多場景綜合發展新模式。

  三是高比例應用示范。圍繞高比例消納,重點實施中小型抽水蓄能、發供用高比例新能源應用、綠色能源示范縣(園區)、村鎮新能源微能網、清潔能源示范省等示范,多措并舉提升可再生能源消納利用水平。

  問:《規劃》提出“以行動計劃落實發展”,請問具體有哪些舉措?

  《規劃》圍繞可再生能源發展與生態文明建設、新型城鎮化、鄉村振興、新基建、新技術等深度融合,重點部署了九大行動,以扎實有效的行動保障規劃全面落地。一是城鎮屋頂光伏行動,重點推動可利用屋頂面積充裕、電網接入和消納條件好的政府大樓、交通樞紐、學校醫院、工業園區等建筑屋頂發展分布式光伏,提高建筑屋頂分布式光伏覆蓋率。二是“光伏+”綜合利用行動,在農業領域開展農光互補、漁光互補,在交通領域推進光伏在新能源汽車充電樁、高速鐵路沿線設施、高速公路服務區等領域應用,在信息領域開展光伏與5G基站、數據中心等融合。三是千鄉萬村馭風行動,創新風電投資建設模式和土地利用機制,以縣域為單元大力推動鄉村風電建設。四是千家萬戶沐光行動,統籌鄉村屋頂資源、村集體集中場地開展分布式光伏建設,助力鄉村振興。五是新能源電站升級改造行動,推進老舊風電和光伏發電設備退役和升級改造,提升電站發電效率和運行安全性。六是抽水蓄能資源調查行動,加大抽水蓄能電站選點工作力度,選擇不涉及生態紅線、地形地質等條件合適的站點,加快開發建設。七是可再生能源規模化供熱行動,推動建筑領域、工業領域可再生能源供熱,統籌規劃、建設和改造供熱基礎設施,建立可再生能源與傳統能源協同互補、梯級利用的供熱體系。八是鄉村能源站行動,在居住分散、集中供暖供氣困難、可再生能源資源豐富的鄉村地區,建設以生物質成型燃料加工站為主的鄉村能源站;在人口規模較大、具備集中供暖條件的鄉村地區,建設以生物質鍋爐、地熱能等為主的鄉村能源站。九是農村電網鞏固提升行動,加快國家鄉村振興重點地區及革命老區的農村電網鞏固提升工程,推進中東部地區城鄉供電服務均等化進程,提升農村電網信息化、自動化、智能化水平,筑牢鄉村振興電氣化基礎。

  問:“十三五”期間,可再生能源在惠民利民、助力脫貧攻堅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。請問“十四五”期間,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、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進程中,建設鄉村清潔能源方面有哪些新的舉措?

  農村能源是鄉村振興的重要載體。農村地區能源綠色低碳轉型,對于保障農業生產和農民生活用能需求、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、促進鄉村振興和農業農村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。“十三五”時期,我們重點開展了農網升級改造、水電移民等扶貧工程,特別是創新實施光伏扶貧,累計建成2636萬千瓦光伏扶貧電站,惠及415萬貧困戶,成為農村地區搬不走的“綠色銀行”“陽光銀行”,為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做出了積極貢獻。“十四五”期間,《規劃》錨定碳達峰碳中和目標,重點在五個方面大力推動農村可再生能源發展,加快構建以可再生能源為基礎的鄉村清潔能源利用體系,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,助力鄉村振興。

  一是實施千鄉萬村馭風行動、千家萬戶沐光行動“雙千萬”行動,利用鄉村建筑屋頂、院落空地、田間地頭、設施農業、集體閑置土地、通過村集體土地作價入股、農民參股等方式,推進鄉村分散式風電和分布式光伏發展,在提升鄉村綠色電力自給率的同時,推動鄉村產業發展,壯大村集體經濟,增加農民收入。二是構建縣域內城鄉融合的多能互補清潔供暖體系,積極推進生物質能清潔供暖,因地制宜推動地熱能、太陽能、電能供暖,提升農村清潔供暖水平,助力宜居鄉村建設。三是加快發展生物天然氣,以縣域為單位積極開展生物天然氣示范,提高有機廢棄物、畜禽糞便的資源化利用率,助力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提升。四是實施農村電網鞏固提升工程,聚焦脫貧地區農村電網薄弱環節,提升農村電網供電可靠性,滿足農村大規模分布式可再生能源接入、電動汽車下鄉等發展需要,筑牢鄉村振興電氣化基礎。五是開展鄉村能源站行動,建設具備分布式可再生能源診斷檢修、電動汽車充換電、生物質成型燃料加工等能力的鄉村能源站,探索能源服務商業模式和運行機制,提升鄉村可再生能源普遍服務水平。

  問:我們注意到,本次《規劃》首次以國務院9部門聯合印發,請問是怎么考慮的?

  答:可再生能源發展離不開各部門的大力支持。近年來,在黨中央、國務院高度重視和堅強領導下,我國風電、光伏發電等可再生能源持續健康快速發展,成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任務的重要力量。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高質量躍升發展,任務更加艱巨,對資源詳查、用地用海、氣象服務、生態環境、財政金融等方面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,亟待完善可再生能源發展相關的土地、財政、金融等支持政策,強化政策協同保障。

  為此,區別于以往規劃,這次“十四五”規劃首次采取九部門聯合印發形式,既是規劃發布形式的創新,更有助于形成促進新時代可再生能源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合力。

日本成片区免费久久